伪原创结果 与原文相似度:81.48%  

原内容
财联社(深圳,记者杨依依)讯,日前,*ST康达(000048.SZ)发布了深交所下达的《关于对深圳市康达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年报问询函》(下称《问询函》),深交所问询了包括同业竞争、大股东质押等10个问题。这是继阳光股份(000608.SZ)之后,又一家上市公司因为京基集团同业竞争问题被问询。总部位于深圳的非上市公司京基集团,历经五年缠斗在去年11月正式收购*ST康达,并在今年3月宣布拟收购阳光股份大股东所持股份,成为阳光股份实际控制人。京基与两家上市公司分别在房地产开发和投资性物业领域存在交叉。京基内部人士对财联社记者表示,“京基目前没有输送任何地产项目给*ST康达。”*ST康达方面则回复记者称:“公司目前暂无拿地开发计划。”对于京基已将所持*ST康达股份全部质押,其内部人士称这是对资产的有效利用,不意味着有资金问题。同业竞争问题遭问询根据*ST康达于2018年10月19日披露的《要约收购报告书》,京基集团在要约收购时明确作出过“关于避免同业竞争的承诺”,承诺优先提供业务机会给*ST康达,并在收购完成后5年内解决同业竞争问题。11月24日,京基要约收购*ST康达实施完毕,即承诺正式生效。深交所在《问询函》中要求*ST康达说明其与京基集团、阳光股份是否存在同业竞争。资料显示,京基集团目前控制了14家核心企业,包括上市公司*ST康达。除*ST康达之外,京基主营房地产开发与经营、商业经营与管理、物业租赁和管理等9种业务。而*ST康达最重要的两大业务为房地产开发和饲料生产,分别占2018年营业收入的52.08%和30.93%。阳光股份的主营业务为投资性房地产出租与资产管理,以及存量住宅、商住等开发库存销售。阳光股份在今年4月对深交所的回函中已承认京基集团、*ST康达、阳光股份在房地产销售上存在同业竞争或潜在同业竞争情形;在商业管理与经营方面,京基集团控制的深圳市京基百纳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与阳光股份存在同业竞争或潜在同业竞争。但因阳光股份正逐步退出房地产开发业务,阳光股份认为其不对上市公司构成重大不利影响。上述京基内部人士称:“阳光股份的投资性房地产项目主要位于京沪蓉,其还表示过未来业务将主要聚焦在京津沪地区不良资产的处置,和京基目前的布局没有直接冲突。”阳光股份在对深交所的回函中还表示,京基集团通过轻资产模式实现股东回报和公司价值以及稳妥推进业务的整合以解决同业竞争问题等措施解决同业竞争。至于轻资产模式中谁来持有、谁来运营,京基并未对外详细说明。上述京基内部人士称在股权正式转让之前,无法给出更多信息。更大的同业竞争冲突集中在*ST康达和京基之间。两家公司的总部均位于深圳,*ST康达目前唯一一处房地产开发项目“山海上园”也在深圳。京基地产开发业务的大本营就在深圳,其蔡屋围项目是深圳当前标志性的城市更新项目之一。京基曾在入主*ST康达之后终止了*ST康达与中建239亿元的施工合同。5月10日,*ST康达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审议通过京基地产和*ST康达签订关于山海上园项目的《房地产项目开发建设及策划营销综合管理服务合同》,目前就任康达尔董事长的熊伟,由京基派驻,在京基还留有常务副总裁一职。京基多次质押*ST康达股权深交所在对*ST康达问询中对京基的另一关注点是股权质押。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5月8日,京基集团将其持有的股份100%质押。深交所请*ST康达说明京基集团质押的主要原因、质押融资的主要用途,质押的股份是否存在平仓风险以及针对平仓风险拟采取的应对措施; 说明*ST康达在保持独立性、防范大股东违规占用资金等方面采取的内部控制措施。 事实上,自2013年京基通过13个自然人账户从二级市场大举买入*ST康达股票开始,近6年内京基质押*ST康达股票多达19次。公告显示最新质押的用途为“办理担保业务”。“频繁高比例质押股权融资,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公司资金面较为紧张。”一位券商机构人士对财联社记者说。上述京基内部人士对此回应称:“质押有很多用途,它是对资产的一种有效利用,质押不代表一定是资金出现流动性问题。”*ST康达于5月14日在股东交流平台中回复摘帽事宜称:“公司需依据《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编报规则第19号――财务信息的更正及相关披露》的有关规定,对更正后的2017年度财务报表进行全面审计并出具新的审计报告、对2018年中期财务报表进行追溯调整。待公司完成上述信息披露义务后,将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相关规定,向深圳证券交易所申请对公司股票交易撤销退市风险警示,待其审批同意后方可撤销退市风险警示。”而京基集团将其持有的*ST康达股份高比例质押,其面临的风险不容小觑。
伪内容
财联社(深圳,记者杨依依)讯,日前,*ST康达(000048.SZ)宣布了厚交所下达的《关于对深圳市康达尔(团体)股分有限公司的年报询问函》(下称《询问函》),厚交所询问了包含同业合作、大股东质押等10个题目。这是继阳光股分(000608.SZ)以后,又一家上市公司由于京基团体同业合作题目被询问。总部位于深圳的非上市公司京基团体,历经五年缠斗在客岁11月正式收买*ST康达,并在往年3月宣告拟收买阳光股分大股东所持股分,成为阳光股分现实操纵人。京基与两家上市公司分离在房地产开辟和投资性物业范畴存在交织。京基内部人士对财联社记者泄漏表现,“京基现在没有保送任何地产项目给*ST康达。”*ST康达方面则答复记者称:“公司现在暂无拿地开辟设计。”对付京基已将所持*ST康达股分全体质押,其内部人士称这是对资产的有用行使,不料味着有资金题目。同业合作题目遭询问根据*ST康达于2018年10月19日表露的《要约收买呈报书》,京基团体在要约收买时明白作出过“关于幸免同业合作的答应”,答应优先供应业务机遇给*ST康达,并在收买完成后5年内办理同业合作题目。11月24日,京基要约收买*ST康达实行终了,即答应正式见效。厚交地点《询问函》中请求*ST康达解释其与京基团体、阳光股分是不是存在同业合作。材料表现,京基团体现在操纵了14家焦点企业,包含上市公司*ST康达。除*ST康达以外,京基主营房地产开辟与谋划、贸易谋划与治理、物业租赁和治理等9种业务。而*ST康达最紧张的两大业务为房地产开辟和饲料临盆,分离占2018年业务支出的52.08%和30.93%。阳光股分的主业务务为投资性房地产出租与资产治理,以及存量室庐、商住等开辟库存发卖。阳光股分在往年4月对厚交所的回函中已供认京基团体、*ST康达、阳光股分在房地产发卖上存在同业合作或潜伏同业合作景象;在贸易治理与谋划方面,京基团体操纵的深圳市京基百纳贸易治理有限公司与阳光股分存在同业合作或潜伏同业合作。但因阳光股分正渐渐退出房地产开辟业务,阳光股分以为其纰谬上市公司组成庞大晦气影响。上述京基内部人士称:“阳光股分的投资性房地产项目首要位于京沪蓉,其还泄漏表现过将来业务将首要聚焦在京津沪区域不良资产的措置,和京基现在的结构没有间接辩论。”阳光股分在对厚交所的回函中还泄漏表现,京基团体经太轻资产形式完成股东报答和公司代价以及稳妥推动业务的整合以办理同业合作题目等办法办理同业合作。至于轻资产形式中谁来持有、谁来运营,京基并未对外细致解释。上述京基内部人士称在股权正式让渡之前,没法给出更多信息。更大的同业合作辩论会合在*ST康达和京基之间。两家公司的总部均位于深圳,*ST康达现在唯逐一处房地产开辟项目“山海上园”也在深圳。京基地产开辟业务的大本营就在深圳,其蔡屋围项目是深圳当前标忘性的乡村更新项目之一。京基曾在入主*ST康达以后停止了*ST康达与中建239亿元的施工条约。5月10日,*ST康达宣布通知布告称,董事会审议经过京基地产和*ST康达签定关于山海上园项目标《房地产项目开辟扶植及谋划营销综合治理办事条约》,现在就职康达尔董事长的熊伟,由京基派驻,在京基还留有常务副总裁一职。京基屡次质押*ST康达股权厚交地点对*ST康达询问中对京基的另外一存眷点是股权质押。通知布告表现,停止2019年5月8日,京基团体将其持有的股分100%质押。厚交所请*ST康达解释京基团体质押的首要缘由、质押融资的首要用处,质押的股分是不是存在平仓风险以及针对平仓风险拟采用的应对办法; 解释*ST康达在坚持自力性、提防大股东违规占用资金等方面采用的内部操纵办法。 究竟上,自2013年京基经过13个天然人账户从二级市场大肆买入*ST康达股票最先,近6年内京基质押*ST康达股票多达19次。通知布告表现最新质押的用处为“办理包管业务”。“频仍高比例质押股权融资,在肯定水平上反应了公司资金面较为告急。”一名券商机构人士对财联社记者说。上述京基内部人士对此回应称:“质押有良多用处,它是对资产的一种有用行使,质押不代表肯定是资金涌现活动性题目。”*ST康达于5月14日在股东交换平台中答复摘帽事件称:“公司需根据《公然刊行证券的公司信息表露编报规则第19号――财政信息的改正及相干表露》的有关规则,对改正后的2017年度财政报表举行周全审计并出具新的审计呈报、对2018年中期财政报表举行追溯调剂。待公司完成上述信息表露责任后,将根据《深圳证券买卖业务所股票上市规则》的相干规则,向深圳证券买卖业务所申请对公司股票买卖业务撤衰退市风险警示,待其审批赞成前方可撤衰退市风险警示。”而京基团体将其持有的*ST康达股分高比例质押,其面对的风险不容小觑。